我要投稿

中國洗滌用品行業信息網 首頁 > 洗滌用品 > 品牌故事
羅秋平:把產品做到極致是藍月亮的信仰
2019/03/29 09:21:42

來源:藍月亮

作者:

導讀:

  

藍月亮國際集團有限公司 總裁

湖北省楚商聯合會 常務副會長

武漢大學董事會 董事 羅秋平

  1988年,伴隨著改革開放的浪潮,羅秋平放棄讀博,進入中國日化行業,致力于洗滌日化產品的研發和銷售。1992年,他創立著名日化品牌“藍月亮”,1994年出任藍月亮集團總裁至今。

  2018年,是中國實施改革開放40周年,也是羅秋平創業30周年。在中國經濟發展邁入新的階段,藍月亮也在羅秋平的帶領下,成為中國洗滌日化行業的“領跑者”。自2009年起,藍月亮洗衣液連續9年保持市場綜合占有率第一位。

  藍月亮憑什么?本文通過對羅秋平的采訪,以藍月亮為視角,通過羅秋平自述,回顧改革開放對中國商業、企業的直接影響,解碼藍月亮的成功“基因”。

  “X0001號”營業執照

  我1980年考上武大化學系,在學校讀書的時候,因為是理科生,對改革開放沒有那么敏感,直到后來去中科院讀碩士,期間跟社會接觸多起來了,也看到了一些關于改革開放的報道,才對中國的改革開放有點“感覺”了。

  我印象比較深的是,當時媒體對南方地區特別是在廣東地區有關于“星期六工程師”的報道。“星期六工程師”就是描述一些國企員工,平時在單位上班,周末星期六就出去,到鄉鎮企業或者街道企業,提供一些技術,或者是提供一些資訊。

  當時有個報道,講有一個“星期六工程師”,幫助沿海的一個漁村的漁民,把一些貝類生物的殼,轉化成一種建筑材料,還有些輔導他們從蝦殼里面提取類似蝦殼素的成份。

  那個時候我就想,原來我們學的這些學問在社會上是有用的。因為我們是理科生,平時做實驗,看論文、科技報比較多一點,看這類報道就相對少一些,但是像這些信息,牽扯到技術對社會的應用價值,應該算是我對改革最早的理解。

  原來我們走的路線就是“讀書、搞研究、做論文、發表論文”的學術路線,但看到這些報道以后,我就想,是不是在學術之外還有另外一條技術路線?所以后來我就放棄了讀博士,從上海來到了廣東,看可不可以走技術路線。后來事實證明,走技術路線是可行的。

  當時我也跟同學聊天說,或許中國老百姓更需要的不是論文而是產品。因為當時我們國家工業基礎相對比較滯后,如果技術能夠服務于社會,服務于工廠、制造業的話,對于提升我國的工業水平,提高我們的產品質量,甚至是產品創新方面,都會很有空間。

  后來我們幾個研究生來到了廣州,并注冊了一個研究所,叫道明化學研究所。因為改革開放,整個東南沿海整個社會的氛圍、輿論,包括政策都挺好。

  我記得當時我們營業執照是“X0001號”,這是個什么含義呢?“X”就是其他類別,等于當時沒法分類的;“0001號”就證明我們是第一家。那是1988年,應該來講,在當時我們能夠以民營的身份、私人的身份注冊這個研究所,是非常不容易的。這也是政策開放的體現。

  當時媒體也給我們很多報道,所以我們在廣州還很有知名度,我覺得這都是因為這種改革的氛圍。這個研究所當時主要研究一些技術、配方合成等,也先后做了一些配方產品,清潔產品,后來就升級成為公司了,也就是現在的藍月亮。

  總體來講,藍月亮在成長過程中沒遇到太大阻力,我想這都應該是改革開放帶來的好處。

  “變”與“不變”30年

  在改革開放40年的歷程中,公司成長30年(藍月亮品牌誕生26年),我們不斷地跟隨改革開放的浪潮發展自己。期間,我們堅持一些不變的東西,比如說我們的愿景是不能變的,就是“我們為什么要辦這個企業?”這個是不能變的。

  我們決定辦企業,就是因為當時整個中國,居住環境跟現在完全不可比,比較簡陋,因此對清潔的要求就低了很多。但是我們清潔衛生其實非常重要,它跟人們的生活品質息息相關。隨著改革開放向前推進,相應地對清潔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——需要有清潔效能更好的、副作用更低的、環境更友好的、使用更方便的清潔劑,消費者也有這個訴求。

  因此,藍月亮就立志做一些高功能、高性能的清潔用品,為消費者創造一個潔凈的生活空間——這個追求是不能變的。藍月亮有句口號叫做“一心一意做洗滌”,這個是堅持幾十年都沒有變過的,包括我們也不進入其他行業,專注于做洗滌,這個也沒有變。

  藍月亮的產品為什么忠誠度很高?就是因為產品質量很穩定、性能很好,這些都是不會變的。無論整個市場發生什么變化,比如說原材料的價格是否變化、競爭環境是否惡化(是不是打價格戰),我們會堅持精雕細琢地生產高質量、高技術含量的產品。我覺得做產品也好,為社會提供服務也好,這都是一種就信仰。做最好的產品,把產品做到極致,就是藍月亮的信仰,這些都是不動搖的。

  至于“變”,就是說哪些在變?哪些要變?第一,就是產品要升級。不能第一次做了一個配方,然后幾十年還是那個配方,那肯定不行。因為整個原材料在進步、配方技術在進步、生產技術在進步、消費者的需求也在進步,就要求產品的性能逐漸提高。

  第二個“變”,就是產品的品類是逐漸增加的。因為消費者的需求不斷變化,我們也在一步步地發展。藍月亮的產品從最開始只能滿足一部分需求,到后來能滿足更多的需求;從最早只有家庭清潔類(洗廚房的、洗廁所的),到追加個人護理類(洗手的),再到推出衣物護理類(洗衣服的),產品的品類越來越多。僅以洗衣為例,藍月亮從推出第一代洗衣液,用它來替代洗衣粉、洗衣肥皂等,到推出手洗專用、旅行專用的各種洗衣液,再到后來又推出濃縮洗衣液,這些產品的“變”都是為了更好的滿足消費者需求。現在我們做濃縮升級——全新推出了新一代生物科技洗衣液,這也是“變”。所以消費者在使用藍月亮產品的時候,他們在感受穩定的質量、可靠的品質、領先的技術同時,也感受到了我們一代又一代的產品升級。

  第三個“變”,就是渠道的變化。以前都是在傳統渠道線下門店里面來賣產品給消費者,這幾年電商發展得很好,我們也通過電商渠道來銷售產品,并跟一些渠道建立戰略聯盟的關系。今年雙11,我們在天貓、京東等電商渠道衣物清潔品類的銷售額也都是遙遙領先的,這也證明我們在順應渠道的變化逐步發展。

  再就是原來沒做的,現在要做,這都屬于變。藍月亮也在通過一些新的營銷方式,改變消費者的傳統洗滌習慣,比如我們舉辦的“科學洗衣中國行”系列公益活動等,就是為了教會消費者科學的洗滌方法,讓原來洗不干凈的可以洗干凈,原來洗滌效果不好的可以洗得更好,原來不太環保的可以更環保,這都是我們改變營銷方式不斷教育的成果。

  除了這些以外,我們也為消費者提供洗滌的咨詢跟服務這方面內容。我們的24小時在線咨詢服務,是即使消費者凌晨打來咨詢電話,我們都要求在15秒內答復。當消費者遇到自己的衣物有洗不干凈的疑難問題時,可以向我們咨詢相應的解決方法及產品;當他還是無法處理的話,可以把衣服寄給我們來幫他解決,這些都是我們后來追加的服務。

  創新的“樂趣”

  市場環境永遠是波動的,這是其本質。市場波動的本質,其實就是供求關系。無論是商品也好,服務也好,包括資本市場,其實也都是供求關系。

  經營企業,我認為有兩個原則:一個是順勢而為,如果很難逆勢而行,那你就順著市場的規律走,這是一種經營的模式;還有一種更加積極、更加進取的一種經營態度,就是創造需求。

  如果是第二種模式,當遇到市場的波動,即使市場低迷的時候也無關大礙,因為我們是在創造需求。這是我們更加喜歡、更加應該去做的事情,也是我們的樂趣所在。你想想看,還有什么樂趣能夠超過創新?有什么熱情能夠超過創造?

  其實藍月亮走的就是第二種模式,當然也會順著市場的規律,但是我們堅持創新創造,不斷地開辟藍海。這些年,藍月亮每一個產品的推出,基本上在市場都是領先的,并且藍月亮很多產品推出后都能獲得較高的市場份額,當有市場競爭進入后,市場份額也會稍微波動一點,但是我們一直在努力創造新的品類。

  雖然,創造品類很辛苦,畢竟教育成本很高,但是我覺得樂趣也很大。所以我認為,應對市場波動最有效的法寶就是創新。這就要求你一定要去為這方面做準備:研發設計、技術創新、營銷模式創新等。一定要為企業締造創新的“基因”,各方面都向創新傾斜,鼓勵大家去創新創造。

  羅秋平表示,創造力是不會枯竭的,如果能夠不斷地讓大家創新創造,它將是一個不會枯竭的源泉,這個力量是無窮的

  創造力是不會枯竭的,如果能夠不斷地讓大家創新創造,它將是一個不會枯竭的源泉,這個力量是無窮的。我是一直堅持認為,“生命在于創造,生命在于創新”,而創新需要空氣、創新需要氧氣,創新需要空間。如果說有這樣一個氛圍,有這樣一個大環境,創新創造的人就會越來越多,而當創新創造的人都能嘗到甜,這對企業對消費者都有好處。

本網維權及免責聲明

  • 1.凡本網所有原始/編譯文章及圖片、圖標的版權均屬中國洗滌用品行業信息網所有,如需轉載,請注明“信息來源:中國洗滌用品行業信息網”。違反上述規定者,本網將保留追究其侵權責任的權利。
  • 2.凡本網注明“信息來源:XXX (非中國洗滌用品行業信息網)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的信息,并不代 表本網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

相關新聞

  • 微信
  • 微博

新聞熱點排名

欧美A片,A片无限看,亚洲人成网站在线播放,五月亭亭开心中文字幕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